当前位置:主页 > 车源信息 >

车源信息

我倒不觉得像我们刚才一些发言人所说的
  简单的行政措施可能取得短期的效果,但是从长远来说它的基本问题没有解决,这个基本问题在哪里?我的假说,就是增长方式、增长模式的问题,主要是靠资源投入,而不是靠效率提高。所以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,要解决中国增长模式的转变问题,而中国增长模式怎么转变呢?所要求的条件就很多,主要是制度上、政策上的条件,是我们需要在问题上做深入的研究。
 
  接着就是贸易战的问题,是中兴事件的问题。这里又牵扯到对外开放是不是要继续,国内改革怎么能够更加深入,解决我们一些制度上的重大问题。但是从社会的反应来看,我倒不觉得像我们刚才一些发言人所说的,主要的问题是跟特朗普行政当局的争论问题。
 
  对于我们一个中国人来说,主要的问题是这个争论能不能促进我们自己的改革开放政策落实,从网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种危险,这种危险就是由于这个争论使得这种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了优势,就是用更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们的有关产业,比如说有一种口号叫做“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”。
 
       今天讨论使人感到高兴的是使人很坦诚的说明了自己的观察和观点,可惜时间不够,有很多问题需要深入讨论,我只举一个例子,就是什么叫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?我今天早上讲到了几件事儿,第一就是关于环境治理。
 
  今年年初采取了很重大的行动来改变我们空气污染的状况,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所以在两会期间最后作出了一个结论,就是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在煤改气什么的这类问题上,但是终于迎来了蓝天。但是没有几天,两会还没有开完又出现了严重污染,而且这次浪潮延续的比过去都要长,一直到昨天,都是在严重污染和中度污染摆动。这就说明有许多问题还要做深入的研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