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货源信息 >

货源信息

解决之后公司开始跑得特别快
  当时股权是对半开,我也没考虑合不合理的问题。做到后面,就老套路,一把手到底是谁?这个问题耗费了我很多精力,直到近期我花了很多钱把大部分股权回购。这个占用了我两年时间,解决之后公司开始跑得特别快。
 
  我对行业最早的理解是说,在淘金热中倾向于做“卖矿泉水的”。说白了就是他们去挖矿,我们卖铁锹。但后来发现,在国内大环境下,这种模式未必是长期可持续的。我们最终还是选择进了深山老林。很多创业者跑去搞ICO,我感到很震撼,理解不了。我觉得他们跑偏了。
 
  现在区块链项目很多,判断好坏还是按照传统天使那一套:一看团队,二看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。最后一点很重要,看它的币有没有锁定期。敢把币锁定,代表创业的态度。别的没了,只要不跑路就行。我认为区块链项目真正能跑出成绩是在3-5年以后,现在还处于资本泡沫形成的过程中,这也是我选择先做矿工的原因。
 
  最近我跟人聊,很多人现在想梭哈一把。很多韭菜开始入场了,我妈都在问这个事。我觉得市场太疯狂,别人疯狂我反而要更谨慎。
 
  今年元旦之前,我把九成的矿机甩手卖掉了。后来证明,这种做法有一定的前瞻性。我的设备是1000万买的,连团队一起打包卖出去赚了5-6倍。目前我大部分资产已经套现,开始往海外走。我们其实很早就在罗马尼亚、北美一些国家布置矿机了,规划是100万台。现在我决定把挖矿这类业务放在公司体外,以子公司的形式去做。
 
  很多业务砍掉以后,母公司现在变成了投资公司,专门投区块链项目、为全产业链提供金融服务。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区块链领域的蚂蚁金服。我觉得定位必须要高远,要不然你到处都是对手。